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东北妇女上山拾柴火失踪,三天后发现死在雪地里惨不忍睹......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1

帖子

7

积分

见习会员

Rank: 1

积分
7
发表于 2019-4-2 17:0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老家在东北,1998年,大雪,我妈上山套野鸡,三天都没回家,被人找到的时候,已经死在了山上的雪地里,身上衣服被撕的稀烂,翻着白眼,身上血淋淋的一片,十几只山里的赤毛狐狸就不怀好意围着我妈转,身上都染着我妈的血,见生人来了,那群畜生一哄而散,而那些将我妈从山上抬回来的人说,是山上的胡皮子把我娘给糟蹋死的。
我妈死的时候,我才三岁,但是从我三岁的时候就知道,在我们东北,山上的狐狸会害人,那些在山里修炼的畜生,每天吸取日月精华,久而久之,就能把人模仿的惟妙惟肖,但是不管怎么像,畜生的本性却不丢失,不仅报复心强,还异常团结,只要是谁惹了它们,轻的不得安宁,重的全家死绝。
那时候我还小,根本就不懂全家死绝是什么概念,我妈的尸体抬回来后,家里人给我妈办丧事,因为死的不光彩,家里也没钱,就简简单单的给我妈买了口薄棺材,把我妈埋在了我家屋后的山岭里。
本来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,可没想到,我妈的死,只是一个开端,更可怕的时期还在后面……。
我妈下葬完的当天晚上,爷爷去棺材铺还棺材钱,晚上没回来。家里就剩下我爸一个男人,还有我和奶奶。
我爸是我爷爷的唯一独子,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,脑子有点不灵光,家里人凑钱,才买了我妈这个如花似玉的媳妇,可结婚四年来,却只生了我一个丫头,于是屯子里的人都说是我爸是个傻子,所以才生不出儿子。可在今天爷爷不在家的晚上,我看见爸爸向着奶奶的屋里走进去了。一整个晚上,我爸都没有从奶奶房里出来。
第二天早上,天微微亮,奶奶屋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哭嚎声,惊破了天边的鱼肚白。我起床出来看,只见奶奶手里拿着一把血淋淋的柴刀,光着身,发疯似得从房间里冲出来,尖厉的哭着,着向屋外的冰天雪地里跑了出去,满屯子的跑,拉都拉不住,最后吊死在屯口的歪脖子树上。
天大明后,爷爷赶着马车从雪地里回来了,看见奶奶就像是个倒挂的蝙蝠似的,就吊死在屯口的老树上,顿时就大叫了一声,赶紧把我奶奶从树上抱下来,见我在奶奶身边守着,就大声的问我爹呢?
“我爸在你屋里睡觉呢。”我回答了一句爷爷。
爷爷带着我赶紧回家,一掀开盖在我爸身上的老棉被,一股狐狸的骚气冲鼻,只见被窝里全都是血,我爸早已经死透了。
爷爷看见这场景,一时间连气喘不过来,忽然间又哭又是笑,疯疯癫癫起来,跟奶奶一样,向着屋外跑出去,一边跑一边嘴里咒骂着一些歹毒的话:“你们山上那群畜生,还想做什么神仙,我要剥了你们这些畜生的皮,把你们丢进粪坑里,让你们遗臭万年!做你们的狗屁神仙!”
而爷爷这一出去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等屯子里的人发现爷爷之后,已经是在傍晚了,他被淹死在屯子里厕所后面的粪坑里,身上的皮被剥了个一干二净,满身都是蛆,粪坑周边的雪地上,一片密密麻麻的狐狸脚印。
全家死的就剩下我一个,整个屯的人都知道是我家是遭了报应,山上胡皮子下来报仇了,吓得屯子里没有一个人敢给我家人收尸,后来只有一个姓胡的老太,见我一个人哭,就过来跟我说:“秀秀,你爷爷罪大滔天,放火烧山,烧死了山上胡二爷一家老小,现在胡二爷要弄死你全家,为他家人报仇,你在咱们屯里留不住了,我现在叫人送你去市里你远房表姑家里,先留着一条命,但是你记住,十八年后,你一定要回来做个了结,不然,你这辈子的下场,就跟你爷爷一样!”
胡老太跟我说着这话,伸手指了下我被淹死在粪坑里的爷爷,然后再叫人把我送离开了韩家屯。
时间飞逝,十八年的时间过去,我如今已经二十一岁,马上大学毕业。可接受了十几年的无神论教育,也无法将我的记忆给冲洗干净,我妈被畜生辱杀,爸爸奶奶母子违背人道,爷爷被剥皮挖眼,丢进粪坑里淹死,这些记忆,伴随了我十八年。
学校放假的时候,我和照顾了我十几年的表姑商量了一下,决定再回一趟老家韩家屯,毕竟我表姑也怕我不履行若言,连累她们一家,也遭到可怕的报复。
时隔十八年,我几经周转回到这个偏远的小山屯里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。月亮东升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就站在黑乎乎屯口边上,见到了我就说:“我等了你十八年了,没想到你还敢回来送死?!”
小说篇幅有限,请关注微.信公众号【立夏阅读】继续阅读~
  
  公众号关注操作:
  
  1、复制立夏阅读
  
  2、进入微.信后→点击右上角+→点击“添加朋友”→选择“公众号”→粘贴“立夏阅读”→搜索并关注,回复数字“2”即可继续阅读
  
  或手机扫下方二维码关注并继续阅读。
无标题1.png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